序章:


這就是一個糟透故事的開始,糟透的一個早上,糟透的環境, 當然少不了糟透的我。

早上香港的地鐵站,是世界偉大奇境之一,它見証著香港人的勤奮辛勞。每一個人也為著爭取多一秒, 甚至百份之一秒,在人群當中左穿右插,我想在旅客眼中,以為是另一次世界大戰呢。而偏偏在來去匆 匆的人群當中,有一個人像慢動作走路的我,每天早上我都是披著一個睡了靈魂的身驅,上班這段時間, 正是我睡眠的好時候。我這個靈魂昏睡症,已經患了好一段日子,這個怪病的病因,就是每天晚上我也 會在Internet聊到深夜,每天跟不同國度,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人聊 天。已經成為我生命中不可缺乏的原素,只是我從沒有將這種原素,放進我的感情生活當中,或許我認 為Internet是一個virtual的世界吧!對於 感情,我是個實在的人。偏偏我身邊的朋友,卻不認同我這個想法,我在他們心中,是一個對愛情虛無 縹緲的人,對於這個見解,我就是十分不服氣。我不曾到「挪威的森林」,找那「麵包樹上的女人」,對 於在「悠長假期」當中,我只會去吃喝玩樂,而不會期待著一個「戀愛世紀」,說到底「聽風的歌」和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在我心中,只是流行曲罷了晨早的地鐵雖然擠迫,但卻是出奇的寧靜,我好不容 易找了一個角落,閉目養神去渡過這個「快」但是漫長的路程。正當我快要進入半夢半醒的精神狀況,卻 聽到一把動聽的聲音在說:

「昨晚在Internet聊了一整夜,倦透了。」

「原來網上的傻瓜,不只我一人。」我心中想。

「估不到原來看不到對方而交談,是很有趣的。」

「很快你會悶了。」

當習慣了她的聲音後,我又再養神去了。

「他的名字也真特別,喚作323。不知是什麼意思呢?」

這句說話把我飄去老遠的靈魂,火速地招了回來。

「她是Midori嗎?」就是那個昨晚和我聊了一整晚,令我現 在呼呼欲睡的女孩嗎?尤記得昨天晚上,我又照常在網上亂碰亂撞,去找尋合聊天的對象,尋尋覓覓,初 初被兩個小孩纏著,跟他們說了一些我不會做的人生哲理,正感滿不是味兒要離開那 個cybercity的時候, 一聲hi卻把我留住。雖然我只是在Monitor上 看到hi這個英文字,但我卻像真的聽到一把女聲 說hi一般,一把雪白帶紫的秀髮,一雙明亮大而有神的眼睛,把我的沒趣一 掃而空,雖然這很荒謬,再漂亮的,也只不過是代表自己的圖像罷了,但我卻有強烈的感覺,她會像它那一 樣可愛呢。說也奇怪,我們雖然第一次碰見,但卻像相識很久很久的老朋友一般,彷彿我們思想,是從另一 方覆印上去。比說我有一些奇怪的習慣,好像我從來就不會在早餐吃有雞蛋的東西,她就是理所當然的不謀 而合,又比說她就算在冬天冰寒刺骨的天氣也好,她只是會渴凍飲,而我也是為了這個多年的怪習,被母親 罵個不停呢。我們繼續這個思想相對照行為,一聊就是聊了一整夜才睡,在曙光初露臨別的時候,我還很熱 烈渴望下一次再跟她聊,可是她卻對我說:

「我是第一次上Internet,也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呢!!」

「為什麼? 你是用朋友的電腦嗎?可以給我你的email, icq or telephone no. 我嗎?」

「^o^ 我是Midori。」

說完了這句我不太明白的說話,她就像風一般走了,或者應該說像光一般溜走了。 我們的virtual偶遇,就是這樣劃上了一個句號。

當我回憶完結,如夢初醒,遲鈍地掙開雙眼時,車箱中過半數的人,已經從這個太子站下車了。 我望著很多很多不同服飾,線條和樣貌的女孩。呆呆的在想,誰才是 Midori呢?地鐵的門緩緩關上, 把我和Midori分割開兩個空間, 我只好繼續上班的路途了。


第一章  不夠水準的Hardisk


M-I-D-O-R-I,不知用Internet search能否 弄明白Midori是什麼呢?會是古希臘文星星的意思還是最流 行的新日文英文名。似乎出來的結果,和我所想的相距甚遠。電腦告訴 我,Midori是一種來自墨西哥的果汁酒,主要成份是由菠蘿 汁混上伏特加酒,它主要是用來作雞尾酒的,而甚少用作獨立飲用。這個年頭的女孩子真利害,對於酒的 研究,似乎比起我這個愛喝的人更高明了。要在Midori與那 個女孩之間才一個聯想,最直接的當然是她十分愛喝這種酒了。要不然從另一角度去想,就是 她在Midori的有關公司工作,不要看輕這兩個看似簡單的推 論,它為我猜中很多網友的身份呢。說到網上的姓名學,真是一樣十分有趣的事情,人的名字都是主宰在 父母的手中。只有網上的名字,是你自己選擇的。你喜歡把它連上某個特定意義也可以。或許你會說,我 的英文名也是自己選擇的,但英文名就是規範在英文名塈a。網上的名字,你喜歡用那一個,你也不會感 到突兀的。小雲可能是四十出頭大漢,海虎可能是個又肥又矮的傻瓜,黑暗吧,偏偏又會是一個白雪雪的 女孩呢。網上的名稱這個謎題,每每比起金田一的密室殺人事件來得有趣……至於這些謎題,也是深淺不 一的,最淺易的謎題,就是名字和本身身份有關的,喚作可樂,可能是可樂廠的會計,喜歡大口仔的大口 妹,而另一種名字,就是那些順應潮流的網名,好像鐵達尼號在香港沉得很成功,每一個聊天室也會有上 一打的高矮肥瘦不一的里安納度;日本劇在信和買個滿堂紅,竹野、江口、松隆子就會來香港聊天室探望 我們了。這些名字,多多少少也有些眉目,至於最困難的一種,就是 像Midori的那種,可能只是生命中某一個點的特別事件,也 有可能是深深藏在潛意識的一些感覺,根本連她本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這個名字。思前想後,在挖空心思 去想Midori的由來時,忽然有一種失落的感覺反問自己,別 人的名字,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想到這堙A一種失落的感覺襲上心頭。晚上十時許,母親入睡了,四週只 剩下寂寞的空氣及比空氣更寂寞的我,我在網上聊天的旅程又開始。不知怎的,今天桌面 上的cyber city那個icon,活像 是Monitor上的一個盲點,無論怎樣,我的滑鼠總是不會碰上去。我喝著冷 冷的伏特加酒,聽著達明一派一隻十分經典的唱片石頭記,在各chatroom閒 聊,偶然在sex chatroom遇上一個性感的的女孩,跟她聊聊性,身體在性方 面,混和伏特加酒時,也得到某程度上的滿足。雖然整個人在陶醉當中,只是我始終沒有得到高潮,可能 是在我的心底?仍然寄意在正在播放著的「一個人在途上」罷了。

街上正下著滂沱大雨,人的心情總會跟天氣掛上勾,我帶著納悶的心情,駕著我 的323汽車,到尖沙咀四處走走,在一個街尾的暗角,一個 招牌令我眼前一亮,這堶鴩茼酗@間喚作Midori的酒吧,我 趕快把車泊好,就毫不猶疑的進去,我隨意在bar台前找了一個座位,就向 酒保道:「給我一 杯Midorion rock。」

酒保向我遞上了一杯翠綠色的酒,這時我才第一次接觸Midori, 晶瑩的酒杯,透出迷人的綠色,像有魔力的綠色。我喝了一大口,它的味道,對於喝慣了伏特加酒的我, 實在是甜了一點,但這已不重要,因為老套的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問酒保關於這個名字。

酒保徐徐的道:「你沒有喝過Midori嗎?」

「沒有。」

Midori產於墨西哥,屬於果汁酒,它的味道較甜,以 女性飲用為多。」

「這與店子的名字,有什麼關係?」

「沒有直接關係。」

我為之氣結

「沒有直接關係,卻有間接關係嘛?」

「願聞其詳。」

「正如我所說,Midori是較合女性飲用,這店子的老闆, 就是一個情深的人。」

「風流才對。」

「風流的人,也要為一段Midori的愛情而改變呢。」

「可以告訴我這個故事嗎?」

「這店子的老闆,原是一個船長,他的雙腿半生在海上的時間還較在陸地多。只是每次回來,他那個 痴心的女朋友,還是會不計較年月日去等他,等他一天倦了,思鄉回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她還是 等…等…等…。偶然也會覺得很不開心,只是每次船長回來,帶著他喜歡 的Midori,她的不開心就會一掃而空,待船長再次離去,又 再等…等…等…。在某一年,船長遇到了一次海難,僥倖的在死裡逃生,他那時才知道,他是多麼的愛她, 打從心底裡渴望跟她有一個家。他就趕緊的帶著一瓶Midori和 結婚戒子回來向她求婚,只是……」

「只是什麼?她沒有再等?找到另一半?」

「只是她已經等不到。」

「在他回來前的一天,她的朋友見她每天痴痴的等,害怕她等呆了,就拉了她去卡 拉ok,誰不知一班狂徒縱火,一場大火就把她燒死了,他回來見了她最後一 面,每天都在自責,每天都在喝Midori,最後因為喝得太兇, 病死了。」

「既然他死了,為什麼你那麼清楚?」

「我就是女主角的弟弟,他在死前開了第一間Midori酒吧 ,給我打理,這是第二店。」

「原來如此,對不起。」

「已成過去了,我想他們在某一國度會幸福。」

「是了,你既不知Midori是什麼,為什麼來 尋Midori呢?」

我不知如何回應。

「不方便嗎?那當我沒問好了,不要緊。」

「玩玩電腦嗎?」

「什麼?」

「那裡有一台電腦,是我們提供給客人玩Internet的。」他指著一個角 落我走過那一個角落,看著那一台電腦,桌面上有著cybercity的一 個icon。電腦傍邊有著使用介紹,原 來Midori是這裡提供給客人的一 個username。我想Midori就是 在這和我談話,偏偏我又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想不出來。我喝光了酒,跟酒保道謝就走了。

我帶著醉意去駕車,想著剛才那個關於Midori的動人故 事,腦海中泛起絲絲的共鳴感,彷彿我也曾有著這麼一個動人故事。覺得心底裡有著 像Midori一般迷人的綠。我只能夠想到綠,再關於這個故事, 就一點也想不起。人的記憶力好比電腦的Hardisk,好與壞要看 看Hardisk的容量。我的記憶力就好像一個不夠水 準hardisk,有很多事總是因為記憶力的容量有限而要忘掉。雖然有人認為 我的記憶力很好,因為有些事情,我很快就可以背起來。這只是我的RAM很 好,我的短暫記憶真的是很利害,很快可以把很多東西記下來,但別人不知道我更快忘掉吧。因為這個本 領關係,我才能夠拿到學位。只是差勁的Hardisk這個遺憾,卻令我忘記很 多重要的事情。我一邊努力在hardisk搜索,不經不覺竟然找錯了路,上了 一條高速公路。這是我自從搬家之後第一次駕車回家走錯路。但這不要緊,因為公路兩傍是綠色的,令我 很溫暖,很舒服。


第二章  偶遇


「阿天,吹什麼風呢。怎麼這個月玩Internet的費用少了那麼多。」母親半 嘲笑的道。

「你叫我玩少一點嘛,我最聽你的。」

「鬼話,大概又像你過往的玩意一般,玩膩了罷了。」

我無奈的報以一笑。

250元,我想自玩Chatroom以來,這個月 的pnet是最少了。真的是我玩膩了嗎?要是這麼容易,我那個病就一早治 好了。這個月來,我實在是沒有時間去玩Internet,每天當我母親入睡後, 我總會駕車到Midori BarMidori, 這個綠色的習慣,已經消磨了我去chat的時間。這天也跟平常一樣,吃過 了飯,母親睡了。我就到了Midori Bar。我已經 跟Midori Bar的職員混熟,多多少少已經知道她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 每天也在那台電腦傍,等待Midori的出現或 用Midori這個username去聊 聊天。我曾經想過,會不會她當日是在第一店呢。我問問老闆Mike,原 來Midori第一店是在澳洲的,更沒 有Internet玩,他要回歸了,所以才在這媔}第二店,搞一些新意思, 用Internet以招顧客。每天我在電腦傍,見到各式其式的人在 玩Internet,看著有 時會是大情人浪子,有時會是大文豪,有時會是脫俗美人,各式其式。但是終等不到我要等 的Midori,或許你會問,你沒有見過她,那知道她是誰呢。 但我告訴你,我是一定會知道的。她一定會帶給我100%的感覺。不 是100分的感覺,而是100%,像我們生下來 就不完整,要拼命找尋失去的一半一般。老闆不知道我為什麼我天天來,但是他告訴我:「你跟我的姊 夫十分相像呢!」

「誰是你姊夫?」

「當然是船長,雖然我姊姊未等及他,已經死了,他仍然是視她為妻。」

「明白,你有他的照片嗎?」

「當然有。」

Mike給我照片看。天∼我跟他完全是兩種樣子。

「你是跟我開玩笑嗎?那媢部H」

「照片是看不出的。」

「那你告訴我好了。」

「你看著電腦時,那個眼神就跟他看Midori酒樽時的眼 神一模一樣。」

我大口的喝Midori,不知道她又是什麼樣子呢?

我喝光了酒,準備離開時,點唱機響起一首熟悉的調子。令我停下步來,是我最喜歡的「一個人在途 上」。我望去點唱機,看到她。一把及肩長髮,有著綠色high light。綠 色的眼睛,娟好的身段,配合著自我的衣著。前衛但不反感,看起來就像是一 瓶Midori,是一樽最誘人 的Midori。她不經意的坐在電腦,待待應生輸入 的password,就玩起cybercity來了。

「她是誰?」我看呆了的問Mike

「她是常客。」Mike一貫帶黑色幽默的回答,幸虧我已習慣了。

「我不是常客嗎?兩個人常客,這麼久才第一次碰見?」

「從這一開店,她就會天天來玩電腦,剛巧你經常來的一般時間,她卻沒有來了。我以為你每天看電 腦,嚇怕了我的老顧客呢。」

「她叫Midori,是不是?」我心一邊狂跳。

「全對,她對Midori認識也很深,聽她說她在外國留學 時,喝慣了。男孩子想追求女生,就應該勇敢一點吧。她很健談的,只要你不是動物。

「什麼動物?」

「有一種動物,只會夜晚出動,食物是酒和性,最喜愛收集女人的眼淚。」

「我在這那麼多天,有找個女孩去過夜嗎?」

「就是沒有,才叫你去跟她談。」Mike報以一笑。

「你也太看高我了,偶然我也會在夜店找女孩睡一睡,只是沒有心情而已。」

「哈哈!我也會。只是我想你找她談,如此而已。」

「你真是怪人。」

「怪人開怪店,怪顧客。」

我放棄跟Mike繞口舌之爭,走到她身傍的位置座下。健談大膽的我,對 著她發不出半個語音。

「你也想玩嗎?我五分鐘後讓你玩好了。」她帶著綠色的笑容跟我說。

「不是,我有打擾你嗎?對不起,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你不會玩?我教你好了。」她熱情的跟我說。

我內心十二萬分想問她是我認識的Midori與否,只是我 始終說不出來。我看著她玩Internet,感覺好像在欣賞最美的藝術品一般。 漂亮的面孔,優美的身段,我想美若天仙也不過如此。她耐心的教導我 玩cybercity,我們兩個人像混合了一般, 在cybercity與各位網民聊,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唯一的灰色地帶, 就是那一天網遇談過的話題,我陶醉在油油的綠色當中,並沒有在 意Midori是否一般的陶醉,生命中的美好時光,必要加上今 天的回憶。

「糟糕!!!!」

「我要走了,再見!希望有緣再碰上你!」

「我們約定在這堥ㄜ惜ㄛO更好嗎?」我著急的道。

她輕輕的用眼神望我一下,好像在提醒我,我不自覺地道:「要是我們要遇上,就會碰見,我知道我會 再遇上你,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朝再算吧,你真可愛!bye!」她邊說著邊走了。

「你認識一個人喚作323嗎?」我忍不住問她。

323?不太記得。每天 在Internet也認識很多人嘛。」

bye!」

綠色的飄去,似乎比起綠色的來臨要快。她臨走的一句說 話,「323 ?不太記得。每天 在Internet也認識很多人嘛。」在我心中不停回響。是我的多愁善感,一箱 情願嗎?我可能在別人心目中,只是50%,甚 至30%的男人罷了。到底我不 是村 上春樹,對於男女之間的percentage,我就不能好好掌握。她對 於我來說,又是多少%呢。我失敗了,我不能感覺到她是不 是100%Midori, 有99%像的感覺,也有不像的感覺,我混亂了,或許她在我心目中, 是? %吧,生活上的童話,似乎就是這樣的劃上一個句號?人就是主觀的動 物,所謂100%,只是我心目中想法罷了。我遇 見100%Midori,但是 在Midori而言,似乎沒有遇上 了100%323。無論如何,生活 上有著一點波瀾,總教平淡枯燥的生活為好,Midori的軼事, 總教我日後去回味吧。童話故事的主角,總應該是公主與王子吧,想起來就算我當乞丐王子也有點勉強呢, 我心中有點失望,可是在潛意識中卻沒有絕望,難道我仍會渴下這 樽99%Midori嗎,我竭力的在 這矛盾之間,找尋出一個答案,可是我要命的hardisk,卻不容許我在記憶中 的禁區工作. 我望向電腦傍邊, 看到了Midori遺下了一 個Midori鎖匙扣,我輕撫著鎖匙扣,一種溫暖的感覺令我腦袋 的痛楚舒緩了很多。我帶著那個鎖匙扣,綠色的星光引領我回家。


 


月滿繁星夜,綠色的星光輕輕照落在她房間,她拿著一 個Midori的鎖匙扣,一邊聽著---------「在遠方天邊的星星, 多麼美,卻閃爍漆黑中,彷彿多接近,但這刻身邊的聲音多麼近,卻找不到傍人留心。落泊的這段人生,交 織滿孤單腳印。」酒杯透出的,仍然是熟悉的綠色,輕輕的把她帶進夢鄉。


Close

Mike帶著疲累的身驅關上電腦,關上了大閘。「三點了,終於可以回家睡覺。」


第三章  巴士之旅


年少時,我想很多人也曾有一個怪念頭。就是乘坐巴士,漫無目的四處走走。我想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下, 去實現自己一個夢想,是多麼美滿的一件事情。今天我就是去實行這個怪念頭。


星期五晚7:30pm

我把我的323泊好,就開始我的巴士之旅。我帶了一些小食, 帶了一部耳筒收音機,當然少不了一些啤酒,就登上了一間巴士,巴士司機像沒有感情的一個機械人,而巴 士就好像一座時間機器,把我帶回去生命中的某一點,我選擇了32B作為起點, 因為這輛巴士,會把我從寧靜的郊外,慢慢的帶進繁華的街道。更重要的是,巴士沿途沒有走上高速公路, 當中有很多時間給我思索。我上了車後,揀上了最前排的一個位置,這個位置給我最寬闊的視野。寒冷猛烈 的風,亦會把我的腦袋帶進最清醒之中。在清醒當中,自己突然有一個疑問,經常談別人的名字,又沒有想 過自己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呢。我實在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除了我有一 部323汽車外,我就 跟323這個數字連不上任何關係。我不是 在323日出生, 沒有跟女朋友拍過323天拖,沒有在托福試拿 過323分。我又不是車痴,當然不會為了我的車而有這個名字。 只記得當天,進入cybercity就自自然然給自己輸入這個名字。其實也不需要 太執著,所謂有意義或沒有意義,只是心中一閃即逝的諗頭,有緣與無緣亦是,不是嗎?要是早上上班,間 歇碰到一個令你心動的女孩,你一定會想跟她很有緣,但你總不會說自己每天見面的清潔工人有緣吧。緣與 不緣,只是心在左還是右而已。


8:00pm

行駛中的巴士,把窗外的街燈,變成流星一般,在星光之中我已經喝光了三罐啤酒,我帶了很 多md。這些md好像比我的音樂歷史記下來。人 人也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歷史。每當播起屬於你歷史的歌,總有一些零碎片段被觸動起來。每一首歌加每一個 片段,就串連成你我的音樂歷史。我繼續把啤酒灌入口中,在酒精之下,我的音樂歷史就播出來,以下因為 酒意的關係,文字可能有點混亂,但不要緊,你看這裡時,應該換上你的音樂歷史。


愛的替身

「問問現在為何一起,是你為了找那從前,讓我代當天失去的愛,活像但是又離不開,我有我去愛,誰分 擔心裡哀,活像夢幻實在是蠻不該,我有我去愛,情感的莽災」


幻影

「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寫一首關於你的詩」

曾幾何時,很喜歡這些歌曲,但總不明白當中的意義,直到……。


傾心

「如何在你心窗一角,矇矓澄現我的愛,縱是驟晴驟雨儘管暗,祈求在你窗外徘徊,任這風吹雨打去,這 份情仍在我深心烙印」

這一刻,我才明白到,心痛的感覺。


That's why you go away

"I won't forget the way you kissing. The feeling so strong were lasting for so long. But I'm not man you heart is missing. That's why you go away I know"

那一天我終於失去了我最愛的貓


曾幾何時,我的生命,除了愛,還有:


一切為何

「我看見私心將彼我封鎖,香檳則邊太多肚餓,老婦幼子也中鎗火,但是卻不知道為何」


光輝歲月

「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疲勞的兩眼帶著期望,今天只有殘髏的軀殼,迎接光輝歲明,風雨中抱緊自由」


喝采「似朝陽正初昇美,你要自信有光明前路」


海闊天空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跌倒。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 我。


歲明如飛,青春就這樣劃上了一個句號,我仍然在聽我的歌,仍然在愐懷我的過去,當聽到這一首歌,我的 眼淚不自覺留了下來,彷彿過往所有經歷,都不及這一次:


一個人在途上

「在遠方天邊的星星,多麼美,卻閃爍漆黑中,彷彿多接近,但這刻身邊的聲音多麼近,卻找不到傍人 留心,落泊的這段人生,交織滿孤單腳印」


衣櫃裡的男人

「躲於衣櫃裡,躲於失落裡,躲於黑暗不想掛念誰,愛上零亂,折斷電源,為著要適應即要獨居」


怎麼捨得你

「一絲絲,一點點燒毀憶記,一副副一聲聲又復燃起,怎麼捨得你,任由我腸斷至死」


9:24 pm

我終可進一步進入我的感覺,雖然還是記不起,但我知道。我生命中,就是曾經發生了這一回事,我把 酒通通都灌入肚裡,換過了收音機,聽著電台的節目,聽著男女們都在傷春悲秋。


「喂!主持你好…我很不開心……」


「喂!今日是我的生日呢。哈哈!!」

我漫無目的的聽著,手不停的在轉換著頻道,直到一把聲音把我的手指凝住。

主持你好,我今次打電話上來,是為了點唱一首歌曲。」

「是嗎?是那一首歌呢?你怎樣稱呼呢?」

「一個人在途上」

「對不起,我聽的不太清楚,你那裡比較嘈雜。」

「對不起,我在巴士內,可能會吵一點,我想點唱的是達明一派的『一個人在途上』,你叫我海洋好了。」

「達明一派的歌,我們可能今天不能預備到,若沒有,你有另一些選擇嗎?」

「要是沒有,那就由他吧,謝謝!」

「你想點給誰呢?」

「一個人,再見!」

就這樣那個人就掛了線。


9:45pm

我也關上了收音機,讓空氣在我耳邊回響,風不停的在告訴我,在某 一方也有著想聽一樣的歌的人。巴士已經駛進鬧市,也到了終站的前一個站,我始終也決定在終站才下車。

她就在尾二的一個站下車了, 沒辦法在今天點唱那一首歌,令她覺得有一點遺憾,難道還要等到明年嗎? 今天可是323日 呢。

我無識的望向四周,望向下車的人,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就像是綠色的一個背影,我很想下車去,但 車已經開動了。到了終站,我帶著迷惘的心情下車,兩腿就不受控制的跑,跑向前一個車站,我拼命的跑, 一不小心,就跌倒了,我擦破了膝蓋,血不停的流,我沒有痛楚的感覺,緩緩的站起來,一抬起頭。

「傻瓜!是你嗎?為什麼那麼不小心了?」

我看見綠色的她--Midori她扶起我進她的車子,就 往Midori bar走了。

她已經回到家裡,呆呆的望著圈 了323日的月曆。

待續

本故事純粹虛構


主頁    雪雪的天地    創作坊間